现在是:
 设为首页   加入收藏
 
 系部首页 | 系部简介 | 新闻公告 | 学科建设 | 教学安排 | 学生工作 | 党建工作 | 科研动态 | 课程建设 | 华商首页 | 十周年校庆 
   相关文章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 
当前位置: 系部首页>>科研动态>>正文
 
论宏观经济系统结构的全方位失衡与战略性优化的判据
2014-11-17 19:51  

 

论宏观经济系统结构的全方位失衡与战略性优化的判据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陶 立 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广东商学院华商学院  

 

内容提要:  本文对恩格斯的著名论断:“贫困是由过剩本身产生的以新解;运用我国著名学者吴学谋教授创立的泛系方法论,分析了宏观经济系统的结构问题;文章从最一般的意义上,提出并论证了比较收益GBC这一衡量宏观经济系统结构全方位(产业、部门、地区、城乡、所有制、收入分配等结构)失衡的判据,最优结构的充要条件以及结构战略性优化的方向,以便为宏观经济系统的健康、稳定、长远的发展,奠定坚实的结构基础提供定性与定量分析相结合的科学依据。

 

关 键 词:  宏观经济系统结构 全方位失衡 战略性优化 比较收益 判据 先兆需求

 

.“贫困是由过剩本身产生的”新解

 

    恩格斯曾在其不朽的著作《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》中引用圣西门的话说:“贫困是由过剩本身产生的”(恩格斯)。对这句话的解释,一般的教科书上都认为是专指当时的特定历史条件下,由于生产过剩导致减产以至工厂倒闭,工人失业,收入下降,需求不足,生产更加过剩,更多的工厂破产,……,因而社会愈益贫困。其实这句话的含义在笔者看来远不止是仅仅针对特定的历史背景,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事件,而应该是一句蕴含着丰富的哲理并具有普遍意义的至理名言。

事实上,这里的过剩,当然是指经济上的供给过剩。经济上的供给过剩,说到底就是劳动力和资金的供给过剩。因为任何生产的要素(无论多么复杂)都可最终归结到劳动力(包括智力与体力)和资金上。因此,任何产品(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)的供给过剩,也都可以归结到劳动力和资金的供给过剩上来。劳动力供给过剩,意味着大量的劳动力没有(或无法)配置到生产资料上去,例如:农村田少人多,城镇待业和失业现象严重;或者,虽然劳动力全都配置到生产资料上而没有剩余,但这种配置生产出来的产品,就全社会的有效需求而言已经过剩,故劳动力供给过剩无疑。资金供给过剩,意味着投资需求不足,投资回报率太低,或资金的廉价以至于无偿供给。前者表明投资者对经济前景不看好,生产萎缩,经济萧条,工人失业,贫困是当然的;后者是计划经济特有的现象。由于资金的廉价以至于无偿供给,导致各地方、各部门、各单位盲目地争项目、争资金,争到了资金以后又不珍惜,使得有限的资金,浪费在不该花费的地方和项目上。这里所谓的“不该,实质上是指资金用在这些地方和项目上已经过剩或曰干脆多余。几十年计划经济,本来就很穷,如此折腾又如何不贫困。

经济学的一个基本命题,是说资源是有限的,需求(欲望)是无限的。因此,才需要经济学来研究对资源的优化配置。过剩意味着资源的浪费。有限的资源,原本应该用来进行合理的配置,创造更多的财富,以满足更多的需求。浪费资源(供给过剩)的结果当然是贫困。

如果这样去认识“贫困是由过剩本身产生的这句话,那么,许多经济社会现象,都可以得到较令人满意的解释。例如:为什么计划经济搞不下去?因为搞了几十年,老百姓的生活没有太多的改善,国家依然在贫穷落后和欠发达的行列中徘徊。所以如此,依“贫困是由过剩本身产生的这句话的新解,那就是对有限的人力资源和资金资源,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廉价以至于无偿供给,从而造成了资源的巨大浪费,也就是这里所谓的,由于在许多地方和项目上资源的过剩供给而引起的;又如:“民工潮现象何以十几年长盛不衰?当然是因为农村太穷。太穷的原因是劳动力供给过剩,或相对而言,资金供给不足。

这里谈到了“资金供给不足。既然“贫困是由过剩本身产生的,那么,不足又会导致什么呢?笔者以为“不足会制约发展”,即“发展是由不足本身制约的。这里所谓的“不足,当然指经济上的供给不足,即劳动力和资金以及由此而生产的产品的供给不足。俄罗斯(包括前苏联)地广人稀、资金匮乏,是制约其发展的两大瓶颈。大量引进人力(包括人才)和资金,是其谋求发展的根本要义;许多发展中国家,虽然人力充足,但人才匮乏、资金短缺,严重制约着这些国家经济和社会的发展。

供给的过剩与不足都是相对于有效需求而言的。供给超过了有效需求就是过剩,将导致贫困;有效需求超过了供给就是供给不足,将制约发展。因此,任何国家,特别是对一个贫穷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而言,谋求经济上的供求均衡至关重要。

 

.经济系统结构失衡的判据

 

[世纪之交,科技昌明,社会发展,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已将进入知识经济信息时代。但是,世界经济发展极不平衡,许多国家和地区依然面临着沉重的为解决饥饿、温饱和发展的诸多问题。我国在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指导下,经过二十年的改革开放实践,已经基本摆脱了上百年的贫穷落后和总量上的经济短缺,迎来了难得的“买方市场和“过剩经济”(戴园晨 1997)。然而,结构失衡却异常严重。八十年代中后期以来,理论界也开始敏感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,全国上下,到处都在大张旗鼓地搞结构调整。十多年过去了,结构(无论是产品结构还是产业结构)调整也取得了若干成绩。但无庸讳言,结构调整的任务,依然十分繁重。人们不禁要问,为什么结构调整这么难?原因当然很多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,应该是缺乏衡量结构失衡的判断依据。因而,在进行结构调整时,如何确定调整的方向和力度,就难免盲目,或者顾此失彼、相互牵制、缺乏长远的整体谋划。]

为了找到这个判据,不妨记经济总系统为Wt期的总需求为DW(t),总供给为SW(t)。若DW(t)=SW(t),则表明t期总供求均衡。为了讨论结构失衡问题,我们设总系统W由若干(比如n)子系统Wi(i=1,2,,n)构成。且设t期,它们各自为总系统提供的有效需求和从总系统得到的供给,分别为:Di(t)Si(t)。那么,经济系统Wt期的需求结构和供给结构,就可分别表示为下述三个向量:

需求结构向量d(t)=d1(t),d2(t),,dn(t)  di(t)=Di(t)/ DW(t)  (i=1,2,,n)

就业结构向量s1(t)=s11(t),s12(t),,s1n(t) s1i(t)=S1i(t)/ S1W(t) (i=1,2,,n)

资本结构向量s2(t)=s21(t),s22(t),,s2n(t) s2i(t)=S2i(t)/ S2W(t) (i=1,2,,n)

其中: di(t), s1i(t), s2i(t)分别表示t期,第i个子系统为总系统提供的需求占总需求的比例,以及从总系统得到的劳力与资金的供给比例。一个更为重要的概念倒是比值:

    Gji(t) = di(t)/Sji(t)   (j=1,2)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1)

我们称之为比较收益(Gains By Comparison)GBC.

    j =1,G1i(t)被称为第i个子系统的劳动的比较收益;

j =2,G2i(t)被称为第i个子系统的资金的比较收益.

[马克思认为:“我们的需要和享受是由社会产生的。因此,我们对于需要和享受是以社会的尺度,而不是以满足他们的物品去衡量。”(马克思)。马克思所指的“社会的尺度,就我们理解,是这里所谓比较收益概念的基础。在我们看来,马克思的这句话是在告诉我们,需要和享受不能以具体的物品(或量纲),而只能以抽象的社会尺度来衡量。这意味着,衡量的指标应该是无量纲的,反映了社会生产力发展平均水平的,并且是具有相对意义的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此处所定义的比较收益概念,正好就是这样的一个衡量指标(或曰社会尺度)。事实上,由(1)式知,比较收益是两个百分比之比,因而既是无量纲的,也是具相对(比例)意义的。]而且

    (1)Gji(t) =1时,表明第i个子系统t期为总系统提供的有效需求占总有效需求的比例,与从总系统得到的劳力与资金的供给比例恰好相等。这意味着,该子系统在t期生产力条件下,实现了供求均衡,不盈不亏,其“需要与享受刚好达到了社会平均尺度,所得其所,体现了公平;也表明其创造价值的个别劳动时间,正好等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,正好反映了t期,该社会的平均生产力水平;或表明其资金效益达到了社会平均水平。

(2)Gji(t) >1时,表明总系统(或曰整个社会)对第i个子系统,在t期的有效需求过旺,而劳力或资金的供给则相对不足,第i个子系统的“需要与享受,超过了社会平均尺度,投入少、产出多,个别劳动时间低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,代表着t期,该系统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方向,对社会经济结构调整与提升,具有导向作用,因而也是劳动力流向的目标子系统;或表明其资金效益超过了社会平均水平,应成为社会投资的重点与热点。

(3) Gji(t) <1 时,表明总系统(或曰整个社会)对第i个子系统,在t期的有效需求不足,而劳力或资金的供给则相对过剩,该子系统的“需要与享受,低于社会平均尺度,投入多、产出少,有限资源的相对浪费,个别劳动时间高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,其高出的部分得不到社会承认,按价值规律,该子系统处于不利地位,属于相对贫困的子系统,因而也是劳动力自发离弃的子系统;或表明其资金效益低于社会平均水平,造成了社会资金的浪费,应将资金从该子系统抽出,而转投其他子系统。

由此可知,(1)式给出的比较收益Gji(t),可充当宏观经济系统结构失衡的判据。当我们将真实、科学而又准确的相关统计数据代入(1)式,便可计算出n个子系统的比较收益。显然,比较收益不等于1的子系统,就是结构失衡的子系统;在这些子系统中,那些比较收益数值离1越远的,便是结构失衡越严重的子系统,也是结构重点调整的目标子系统。不仅如此,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比较收益概念及其计算公式(1),并未特指某个具体的宏观经济系统。事实上, 一个社会的宏观经济系统,是异常错综复杂的系统,即泛系理论的创始人,我国著名学者吴学谋教授认为的泛系。泛系“指广义的系统,广义的关系及其种种复合”(吴学谋 1996)。除了产业结构外,还可以有部门结构、地区结构、城乡结构、所有制结构、收入分配结构等等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 它都构成一个宏观经济系统,都会因种种原因出现结构失衡,也都有一个对结构失衡进行测度的问题因此,这一概念及其计算公式,相对于宏观经济系统而言,具有最一般的普遍意义。换言之,比较收益可作为宏观经济系统结构全方位失衡的判据

 

.宏观经济系统结构优化的判据

 

[运筹学(Operations Research 缩写OR)是研究各种系统最优化问题的,应用数学的专门学科(陶谦坎 1988)。英文“OR”一词,直译是“作业研究或“运用研究”(日本人将它翻译为“运用学”)。中国科学工作者将筹划的意思加进,以“运筹一词作为OR的意译,似乎能更确切地反映其内涵。运筹学中的“运用或“作业,通常指一个运用(或作业)系统。它包括三个方面:①运用的对象;②运用的规律;③运用的目的。运筹学的任务就是:探寻运用的规律,作用于运用的对象,达到运用的目的(实现某(或多)种最优化目标)。运筹学一词诞生至今六十多年来,为解决各种系统的最优化问题,成绩斐然,其理论与方法论体系日渐成熟,应用的领域异常广泛。然从目前掌握的文献资料来看,关于宏观经济系统结构优化问题的研究,似乎没有受到运筹学家们的应有重视,或者说,这方面的研究并没有像样的进展。

运筹学中的最优化目标,通常指的都是衡量系统运行效益的指标达到的极(极大或极小)值。那么,就宏观经济系统的结构优化而言,应该用怎样的指标来衡量为宜?这正是本文要探讨的中心议题。

众所周知,]现代系统科学认为,一切事物均以系统的方式存在,并且系统的内部结构决定其输出功能。因此,系统结构的优劣,应以该系统的输出效益来衡量。就企业微观经济系统而言,这一点是显然的。企业效益不好,当然有外部环境方面的若干原因,但根本的原因还在企业内部,在企业内部的某些(例如:产品结构、资本结构、债务结构、分配结构、组织人事结构、文化技术结构、性别结构、年龄结构、产权结构等等)结构存在问题。应该说,宏观经济系统也不例外。虽然一个社会的宏观经济系统的输出效益,要受制于该系统外部环境(例如:系统周边环境、国际经济乃至全球经济环境)的影响,但其内部结构的优劣,却直接影响到该系统的输出效益;反之,宏观经济系统输出效益的好坏,也是衡量该系统内部结构优劣的依据。宏观经济系统的输出效益好坏,通常以经济增长率、失业率、通货膨胀率、基尼系数以及经济运行的稳定度(陶立新 1996)等指标来衡量。显然,一个理想的宏观经济系统,就是实现了低失业率、低通胀率、低基尼系数以及长期、持续、稳定的高经济增长的系统。这种理想的经济运行状况,不仅是人类文明社会长期追求的目标,也是其外部环境与内部结构优化的结果。依运筹学的观点,宏观经济系统是个多目标的系统。在外部环境约束的条件下,各目标都达到极值(例如:失业率、通胀率、基尼系数都等于零(极小),经济增长率达到最高等等)的系统(或输出效益最优的系统)便可称为最优经济系统,相应的内部结构就是最优结构。

高失业与低增长,虽然在经济总体上意味着生产过剩、经济萧条、有效需求不足,或者说在经济总体上(劳动力与资金)供给的相对过剩(即有限资源的相对浪费,当然是不经济的),反映出总量失衡。然而,这种供大于求的总量失衡,是由结构失衡造成的。这是因为:①总量过剩是由部分过剩加总的;②社会经济是发展的,人们的需求和欲望是无限的,而资源的供给总是有限的。因此,过剩永远是部分(即结构)过剩,绝不可能出现全面过剩。同理,高通胀、高基尼系数,反映经济过热、需求过旺、分配不公、供给相对短缺。这是一种求大于供的总量失衡,当然也是由结构失衡造成的。其理由是:①总量短缺是由部分短缺加总的;②一个社会的短缺未必是全面的短缺,而通常都表现为部分(即结构)的短缺。换言之,无论是总量过剩还是总量短缺的总量失衡,都是由其内部的结构失衡造成的.因此,实现宏观经济系统最优化的前提,是解决好该系统内部结构失衡问题,即构建系统内部坚实的最优结构基础。

综上所述,一个有限资源(集中体现在劳动与资金上)在内部结构的供求上达到均衡的经济,就是一个人尽其才、物尽其力、地尽其利的经济,就是一个有限资源被充分利用、毫无闲置与浪费,并得到了优化配置的经济,也就是实现了无失业、无通胀和高增长的经济。这样的宏观经济结构当然就是最优经济结构。而这一最优经济结构的判据,恰好正是上述的比较收益GBC。即我们有

定理: 宏观经济系统最优结构的充要条件是

对任意的iI={i=1,2,,n},j=1,2均成立Gji(t) =1, di(t)=Sji(t)         (2)

 

.宏观经济系统结构的战略性优化

 

[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辩证唯物主义认为,世界是物质的,物质是运动的,运动与变化是绝对的,而静止与不变则是相对的。因此,零失业、零通胀、零基尼系数以及绝对稳定的高增长,换言之,结构的绝对均衡,或曰最优结构是不真实的,不仅历史上从未有过,现实与未来也不可能出现。但这丝毫不妨碍人们对这一理想的追求。因为这毕竟是宏观经济学研究赖以存在的价值,也是宏观经济调控的目标所在。虽然最优结构无法实现,但不等于次优结构,即低失业、低通胀、低基尼系数和长期、持续、稳定的较高增长的理想亦不可实现。]

[宏观经济系统的结构优化,是一个不断地由非优结构,向着较优结构,至次优结构,乃至最优结构渐次调整与逼近的过程。这一过程涉及到社会方方面面的观念、习惯、政策、法规,乃至于制度的创新,而且特别涉及到人们利益关系的重大调整。因而,宏观经济系统的结构优化问题,是个需要从总体上进行长远谋划的战略问题:需要选择优化的方向、重点与手段,确定优化的目标、步骤与力度,制定优化的政策、法规与措施等等,既不能急于求成,又不能旷日持久,而必须分阶段、按步骤、有条不紊地抵达目标。]

由上述定理可知,宏观经济系统结构战略性优化的方向是:

对任意的iIj=1,2,在各自不同的相应时段内,令

    Gji(t)1,   Sji(t+1) di(t)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3)

(3)式意味着,下一期的资源(劳力或资金)配置,应根据本期的需求来确定,或曰,按先兆需求确定供给。该结论在更广泛的意义上,同欧美西方各国实施“滚动计划”(规划计划预算系统PPBS)中明确规定“以产出定投资,来实现产业结构的优化这一点不谋而合。

此外,(1)式所规定的比较收益GBC实际上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。它具有引导人类自发地趋向结构的进化与优化的社会功能。作为资源(劳力、资金、土地、技术、管理等等)所有者的个人或组织,从比较收益出发,都希望投入少产出多,令各自的Gji(t)>1。这一令各自的Gji(t)>1的过程,就是一个社会经济系统自发地竞争、进化与优化的过程。这就是亚当·斯密设想的,无宏观调控系统,只由企业和市场共同组成的,完全竞争的市场机制,便能自觉地实现供求均衡的状态,或曰瓦尔拉均衡状态,也就是零失业率与零通货膨胀率同时存在的均衡状态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瓦尔拉均衡不符合经济实际,从而出现了非均衡经济学(厉以宁 1991)

事实上,实现由(3)式确定的宏观经济系统结构战略性优化的途径有两条:其一,是市场机制的自动调节与配置;其二,是计划机制的定向调节与配置。前者即让人们接受GBC力量的导向,在未来,能不受行政干扰而自发地进行资源的自由流动.因而,欠发达地区(省、市、区)和生产力水平落后的产业、行业、部门等的过剩资源,必将自发地流向较发达地区和生产力水平较先进的产业、行业和部门;后者指政府在进行结构调整,实现结构均衡(优化)过程中所起的作用。即建立并完善自由竞争的市场体系(产品市场、要素市场等),制定市场竞争规则,维护市场竞争秩序,编制计划,制定宏观经济政策(包括产业发展政策在内)和地区经济发展战略,有目的、有意识地将欠发达地区和生产力水平落后的产业、行业与部门的过剩资源,自觉地调往较发达地区和生产力水平较先进的产业、行业与部门等,以促成宏观经济系统的结构均衡,而不是相反。

 这意味着,我们在宏观经济制度和政策的选择上,应根本改变传统的观念。其一,是在人事、劳动、用工制度和就业、户籍等政策上,要做出有利于人口和人才自由流动的重大调整;其二,是在财政、金融、投资等政策上要向GBC大于1的地区、部门、产业、行业、所有制等方面倾斜,以便在资源有限的约束下,带来更多的国民收入,而不是不分轻重缓急,撒胡椒面似的均摊,更不是相反,造成更多的“孤岛经济”(张龙平 1998)和无效投入;其三,在收入分配政策上,不能不分付出、效率和贡献的大小,再搞平均主义大锅饭。

笔者以为,如果在未来的改革岁月里,能排除一切干扰,按照模型(1)的要求,对宏观经济系统的结构进行及时、切实而又全方位的测算,并坚定不移地按Gji(t)1的方向进行上述宏观调控,则可以相信,宏观经济系统长远的总量均衡与全方位的结构优化将是可以期待的

 

 ---参考文献----

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》第3 412;

戴园晨: 告别短缺  《经济学消息报》 1997年第38;

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》第6 492;

吴学谋: 《泛系: 不合上帝模子的哲学》 6, 武汉出版社 19966;

陶谦坎: 《运筹学》 1, 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 19881;

陶立新: 论国民经济运行系统的结构稳定性与规范性  《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》 1996

        8;

厉以宁:《非均衡的中国经济》 1—2, 经济日报出版社 19914月第1;

张龙平: 重庆对“孤岛经济应特别警惕 《经济学消息报》 1998年第4.

 

关闭窗口
关于本站 | 联系站长 | 版权申明 | 我要留言
    Copyright 2008广东商学院华商学院经济系
    地址:广州增城荔城街华商路一号 邮政编码:511300 联系电话:020-82668066
    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观看